http://www.ssddz.com

国产特斯拉搅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一池春水”

“2019年对特斯拉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当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在2020年1月7日国产特斯拉交付仪式上忘情起舞时,这一天距离特斯拉上海临港超级工厂正式开工建设刚好一年。
 
一年前的1月7日,马斯克为这家新工厂的奠基按下了启动按钮。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从那一刻起,特斯拉正在创造“建厂奇迹”。
 
“这是我见过的建成速度最快的建筑,在未来它具备年产50万甚至100万辆电动车的潜力。”2019年6月11日,对于拔地而起的新工厂,马斯克在大洋彼岸召开的特斯拉年度股东大会上感叹。
 
在开工建设仅11个月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就进入试生产状态,并开放线上预定。20天后,首批下线的国产特斯拉汽车进入全国门店开放预约试驾。
 
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创造的速度奇迹相伴的,是特斯拉去年一路飙升的股价。
 
2019年1月2日是新年首个交易日,特斯拉报收310.12美元/股;在经历了年中176.99美元/股低点的“至暗时刻”后,特斯拉的股价调头而上,直至2019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418.33美元/股,全年涨幅逾34%。
 
进入2020年,特斯拉股价延续了上涨态势。1月13日,特斯拉开盘后大涨9.77%,首次冲破500美元大关,总市值近95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比通用和福特汽车的市值总和还要高出近80亿美元。
 
 
“近期包括来自上海工厂等利好消息比较多,特斯拉股价上涨很正常。”罗兰·贝格总监谷雅韬对财联社记者表示,虽然受特斯拉在全球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实际交付量和盈利能力等因素影响,其股价中期将回归理性调整,“但我个人对特斯拉的股价长期表现还是很看好的。”
 
股价一路狂奔的特斯拉,也搅动了国内资本市场的“一池春水”。
 
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国内A股市场特斯拉板块指数由年初的1228.29点上涨至12月31日的1711.23点,全年涨幅达39%。尤其是去年12月24日特斯拉在第三季度财报中正式宣布“地处上海临港的特斯拉超级工厂进度提前,已开始试生产”后,特斯拉板块指数在48个交易日内上涨了近15%。
 
作为特斯拉概念股代表之一的威唐工业(300707.SZ),在特斯拉市值突破900亿美元的隔日也触及涨停板,这已是这家主营冲压模具产品、并通过国际知名汽车零部件厂商配套进入特斯拉供应终端的中国企业,股价近一年内第13次涨停。
 
“特斯拉是美国企业在华投资新能源汽车的标杆,作为供应商是非常关注的。”均胜电子(600699.SH)公共传媒总监张传庆对财联社记者说。此前均胜电子股价也在两周内上涨了近50%。虽然2019年均胜电子与特斯拉的相关业务产生的营业收入尚不及20亿元,占公司整体营收比例较小,但公司已开始为特斯拉供应安全带、安全气囊和方向盘等汽车安全类产品、HMI产品及相关传感器等各方面配套。
 
不仅是均胜电子和威唐工业,包括模塑科技(000700.SZ)、旭升股份(603305.SH)、天汽模(002510.SZ)等在内的多家涉及特斯拉产业链的A股上市公司,去年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都很抢眼。
 
“特斯拉上海工厂对零部件的刚需已经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尤其在中国车市连续下跌之际,这些刚需对目前市场相关零部件企业无疑算是雪中送炭。”安永合伙人叶亮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特斯拉国产对中国汽车工业的影响并不止于资本层面。“最近股市里跟特斯拉沾边的企业都暴涨,特斯拉进来后能够加速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产出。”在北汽新能源总经理马仿列看来,此前中国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链不成熟,给国内企业带来很大的成长瓶颈,而特斯拉的国产化扩展了整个产业链体系。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中所涉及的股票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具体操作建议,据此操作盈亏自负,风险自担。